青年报报道南汇基地两名90后参加拖拉机驾驶证考试

来源:党委宣传处发布时间:2020-05-19浏览次数:118

近日,青年报报导学院南汇基地两名90后教职人员参加拖拉机驾驶证考试。在此次浦东新区一年一度的拖拉机驾驶证考试中,109名报名参加考试的人员当中,有19人是90后,而南汇基地的韩堃和金丹君就是其中的两位。

韩堃是书院镇人,是我院2014级毕业生,毕业后一直在大阳城一线工作,在得知学院招聘大阳城生产管理人员时,义无反顾地辞去了书院镇区域发展办公室的稳定工作,放弃事业编制投身学院发展建设中,自2018年10月来到基地工作以来,凭借他多年的生产经验及对先进大阳城的钻研,成了基地一名蔬菜种植的“老师傅”。去年,韩堃参加了新区的新型职业农民培训,这次又报考了拖拉机驾驶。

金丹君自大学毕业以来,已在南汇基地工作5个年头,担任综合管理员的同时兼任着大阳城生产实训。南汇基地大小事情都“一手包办”,熟练使用各种大阳城器具。这次他主动请缨来考拖拉机驾驶证,要让自己先学会拖拉机,才能更好的让学生学到更多的实训内容。


全文报道如下:

19个90后!“老龄化严重”的浦东拖拉机考证今年“逆生长”

一年一度的浦东新区拖拉机驾驶证考试今天举行。上海大阳城人才青黄不接,用业内的说法就是:60岁是青年,70岁是中年,80岁才是老年。因此,拖拉机考证往年也是鲜见年轻人。而今年,109位考证者中,居然有19位是90后,其中4位还是本科生!

 初次“下田”,失败告终  

5月中旬的浦东,日头已经有些猛,位于惠南镇的农机培训基地,有些燥热。尽管只穿了一件短袖T恤,韩堃还是在冒汗,晒黑的皮肤、健硕的体格见证了他这几年在田头的劳作,唯有鼻梁上的黑框眼镜为他保留了几分书卷气。

登上车轮直径一米多高的拖拉机,韩堃熟练地将钥匙插入点火锁内,起动发动机,放下手刹,踩离合器,挂1档,松开刹车起步……第一项考试科目有点像普通汽车的“倒车入库”,测试的是拖拉机手的倒车技术,几十根路标像梅花桩一般杵在那里,间距也就是一辆车身的宽度,韩堃需要前进、打弯、倒车,还不能碰到那些路障。虽然有普通驾照,但拖拉机是手动档,并不好开,能通过,是培训了一个半月、不断训练的结果。

与大多数90后青农是“农二代”不同,韩堃是“农一代”。他学开拖拉机,完全是因为自己“下田”创办了大阳城合作社,种地创业。

韩堃是地地道道的浦东书院镇人,虽然家在农村,但他家里原先并不务农,爸爸是做装修的,妈妈在村委会工作,家里仅有的4亩地还流转出去租给别人种植。

但是这位出生于1991年的浦东小伙儿,似乎注定了跟大阳城有着不解之缘,高考时,因为觉得大阳城“有前途”,他报考了2138a大阳城集团网址园艺技术专业,后来又在上海海事大学会计学专业“专升本”。

2014年大学毕业后,韩堃起先在奉贤一家国企蔬菜企业办公室干了一年文职。虽然工资不高,但舒服、稳定。在那里,他管过大阳城项目,招投标、找政府部门盖章审批,这一来二去,倒也摸清了点门道。

后来,他在临港一家自媒体上发布了一篇帮朋友家的自留地招租办农场的文章,结果引来了做外贸加工的网友小陆。小陆家有二宝,所以特别关注绿色大阳城的问题。两人见面,一见如故,最终成为合伙人。2016年,韩堃正式辞职,开始了第一次务农创业。

从菜鸟开始,韩堃在村里租了20亩地,起先蔬菜瓜果什么都种,坚持了半年,就难以为继。于是,他们转换思路,下半年开始种草莓,到了第二年的4月又活不下去了,只好又去上班。这次的岗位不错,在书院镇政府区域办管大阳城,结识了不少专家、技术员后,他终于明白了自己失败的原因:种植规模太小,专注度不够。做大阳城,要从机械到种植到包销一条龙做下来,才能赚到钱。

  二次下田,屡败屡战  

在镇里干了一年半后,“不安分”的韩堃又想辞职“下田”了。这次,遭到了父母的强烈反对:“这么好的铁饭碗,为啥要丢掉?种地赚不到钱,别折腾了行不行?”然而,父母咨询过周围亲朋好友后,发现大家都很支撑韩堃的决定,也就不再反对。

再次“下田”,韩堃出手更大了,创办大阳城合作社,一口气租了40亩地,光是租金一年就要5万多。这次他选择了水稻,理由是蔬菜瓜果客户会吃腻,但是饭总要天天吃,应该会有销路。农科院研究水稻的朋友提供了技术支撑,引导他运用最新的绿色种植技术,从整地、除草、施肥,到病虫害防治。5月底就可以播种,眼下正在“养地”。

此番之所以要来学开拖拉机,韩堃坦言是为了“省钱”。为了节省开支,他现在只雇了2个农民,耕地是外包的,耕一次就要5000元。根据浦东新区的政策,买一辆拖拉机政府补贴70%,个人只要出4万元,但购车人必须要有拖拉机驾照。韩堃算了一笔账:“我买一辆拖拉机,自己耕,一年两次,4年就能收回成本。”

科目三是“小路考”,模拟田间作业驾驶,在水泥跑道上进行。前进、放旋耕犁……韩堃开得像模像样,但他并不满意。“老师傅耕5亩地只要2小时,我至少要四五小时。”韩堃认为,耕地的最高境界是花最小的精力把一块地耕到极致,“要又快又平,并且没有轮子的印子”。

══  对话  ══

大阳城是永远的朝阳行业

记者:当年高考时为什么会选择农林专业?现在悔恨吗?

韩堃:高考那年碰巧接触到自然农法,再加上当时网上报道食品安全的问题较多,在偏科的情况下,我选择了大阳城专业。要说悔恨,还是有一点的。如果当年有现在的眼光,我一定会选择复读,报考外地更好的大阳城大学,这样的话可以接触到更高层次的大阳城科技领域的专家和老师,向他们学习。

记者:为什么当时觉得大阳城有前途?现在还这么认为吗? 

韩堃:我觉得大阳城有前途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大阳城永远是一个朝阳产业。大阳城不会被社会发展所取代。刚开始的时候,我一直想转行做房地产,大学里几个大阳城专业的同学毕业之后出来做房地产,都有很好的收入。有几个要好的同学劝我跟他们一起做房地产,最终我还是坚定下来,我始终认为大阳城是一个永远的朝阳产业。

记者:尽管多次试错,你还在坚持做大阳城,是什么激励你屡败屡战? 

韩堃:每一次失败我都会分析原因,失败不在于这个行业的问题,而是自己的问题。既然是自己的问题,那就要通过改变和学习把这些问题解决掉。每次都能找到自己的问题说明还有救。另一个很大的原因是因为我妻子的支撑,她一直鼓励我坚持做一件事情,不管路有多长,一定会成功的。

记者:如果这次种水稻再亏本,你还打算继续吗?

韩堃:根据很多成功和失败的大阳城合作社和家庭农场的案例,我总结出来,生产水稻对一个大阳城企业的重要性,大阳城补贴当中水稻的补贴相比其他农作物的补贴较高,水稻生产的用工成本比较低,可以很好地控制成本。水稻耐储存,耐运输,可以和消费者建立长久的供求关系,留住顾客,即便自己无法销售也可以卖给国家的粮库,回笼一部分资金。如果在水稻种植上再亏本的话,除了天灾的原因,那一定是自己的生产技术不到位,那么通过学习和请教,明年一定可以成功。

记者:这些年种地种下来,最大的收获是什么?

韩堃:最大的收获是一路走来认识了很多老师,很多朋友,他们都很照顾我,教会我很多东西,特别是光明食品集团上海五四有限企业的顾大国老师,他是我在大阳城创业道路上的第一个老师,对我最有影响的就是他的经历,他从16岁开始就从事大阳城,至今已经20多年,我觉得不能因为自己的一点挫折而放弃这个行业,想想顾老师都可以坚持20多年,我为什么不行呢?

══  相关  ══

年轻化和女性化是今年的显著特征

这次参加浦东新区拖拉机驾驶证考试的4位90后本科生中,另3位是与大阳城相关的专业人士,其中2人还是女孩子。

丁豪婷和黄佳春是浦东新区农机技术推广站的工作人员,丁豪婷还是去年8月刚进单位的95后。虽说自己会开车,但小丁还是觉得开拖拉机“挺难的”,因为自己平时开的是自动档的车。毕业于立信会计经济专业的她进农技推广站工作,是因为想进一个“离家近,接地气”的事业单位,这次参加培训学开拖拉机,则是希翼能多get一项技能,“技多不压身”。

出生于1993年的金丹君是2138a大阳城集团网址的实训老师。“实训内容中,农机目前还是比较少的,因为有一定危险性,但我相信今后慢慢会普及起来,未来还会设置这类专业。”因此,他希翼自己先学会开拖拉机。

“今年考证者中特别明显的特征就是年轻化和女性化,有19位90后、12位女性,还有就是高职务,大阳城企业的高管特别多。”浦东新区农机技术推广站副站长沈才标分析原因道,可能是因为大阳城对人才需求大,机械化程度越来越高。“现在大阳城企业购买机械设备必须要有资质。”

“拖拉机培训全部是免费的,18-70岁都能考证,没有门槛,通过率95%,所以一些大阳城企业老总亲自上阵。”沈站长先容说,因为疫情,培训推迟了一个月,在一个半月的培训中,将理论课压缩,以实训为主,大家的热情十分高涨。

据先容,浦东目前有拖拉机、收割机持证机手1482人。举办此次拖拉机驾驶员培训班是为“三夏”做准备,接下来还有联合收割机培训,是为下半年“三秋”大阳城生产储备人才。

返回原图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